首页
推荐
新闻
国际
娱乐
视频
财经
体育
军事
汽车
登录/注册
窝囊女婿被岳母逼离婚,女婿签完字开豪车离开,岳母傻眼...
125万
今日头条
1.2万
“嗤,你说你,好好当你的杨家废少不好,非得争什么继承人选,现在好了吧,被赶出家族,恐怕还得落个终生残废。” “真是可怜啊,堂堂杨家大少,怎么就沦落至此呢?” “说句难听的,现在的你连条狗都不如,如果不是看在老太太的面子上,你这条狗已经咽气咯,就不知道你那位未婚妻还会不会接纳你这条废狗?哈哈。” 听着这些幸灾乐祸的话,躺在车后座面如死灰的杨铭啸,内心悲愤地笑了起来。 就在几个小时前的宗族大典上,爷爷怕他跟弟弟抢夺继承人的位置,公然指鹿为马,说他不是杨家的人,是父亲捡来的野种,命人打断了他的双腿,从族谱除名。 所以现在,连家族一个跑腿的都敢对自己冷嘲热讽,将自己视若一条狗,实在是讽刺。 呼啦,车门打开,杨铭啸如同垃圾一般被扔下了车,随后车子无情地扬长而去。 杨铭啸艰难抬头,入眼处是一扇豪华的大门,恰巧别墅里急匆匆迎来一大群男女老少。 “怡彤,真羡慕你,爷爷亲自给你挑选的男人,肯定很有钱吧。” “怡彤,等你嫁入豪门了,记得多多关照我们这帮兄弟姐妹啊。” “哼,怡彤漂亮,我也不差,总有一天,我也能嫁入豪门。” 听着这帮亲戚酸溜溜的话语,姜怡彤的内心却是一阵烦躁。 她想要的是一份建立在真挚爱情基础上的婚姻,可她连那个男人的面都没见过,然而她却无法拒绝,因为那是爷爷临走前指定的婚约,可以说是爷爷的遗愿。 唯一安慰的恐怕就是那个男人出身不凡,好歹不用跟着对方过苦日子吧。 “快看,怎么有个人躺在我们家门口,他不会就是怡彤的未婚夫吧?” 众人只是贪图口舌之快而已,所以话语声还是酸溜溜的。 因为他们知道,这人不可能是那个男人,爷爷一手创下这份家业,慧眼如炬,怎么可能给最宠爱的孙女挑一个残废老公。 “你没事吧?”姜怡彤已经快步走了上来。 “死不了。”杨铭啸摇头。 “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人呢?我帮你联系你的家人。”姜怡彤关切说道。 “杨铭啸,没有家人。”杨铭啸笑容悲切,他已经认出这女人就是自己的未婚妻,曾经见过照片。 “不会吧?我居然猜对了?他就是杨铭啸?他就是怡彤的未婚夫?” “哈哈,我好像听他说没有家人,他是个孤儿,还是个残废孤儿,哈哈。” “我擦,怡彤这回赚大了啊,嫁入豪门,果然是‘豪门’啊。” 片刻的寂静之后,众人发出哄笑声,一个小姑娘站了出来厉声骂道:“小子,你再胡说八道我就报警把你抓了,我的姐夫可是个豪门大少,怎么可能是你这种孤儿废物?” “我就是杨铭啸,我就是孤儿。”杨铭啸自嘲说道,他都被从族谱除名了,不就是孤儿吗? 只不过是不是废物就两说了。 如果真是废物,爷爷岂会如此忌惮他,担心他抢了弟弟的继承人位置? 众人幸灾乐祸的哄笑声更大了。 “你们笑什么笑,八字还没一撇呢,谁说我姐要嫁给这个废物了?”小姑娘面红耳赤驳斥道。 “那可是爷爷的遗愿,你们不会是要反悔吧?小心爷爷掀棺材板上来找你们啊。” “老人家讲胡话也能当真?我姐条件这么好,想要什么男人没有?要嫁你们嫁,反正我姐不嫁!” 小姑娘脸上挂不住,气愤地一拉姜怡彤。 “姐,报警,让警察把这个孤儿废物带走!”见姜怡彤不言不语,小姑娘又道,“姐,你愣着干什么?你不报警我报警!” “报警吧。”姜父也是沉声说道,他虽然敬重父亲,但也绝不允许宝贝女儿嫁给一个一无所有的残废。 “嫁!” 得知眼前这个趴在地上的残废就是自己的未婚夫后一直默不吭声的姜怡彤,突然蹦出这么一个字。 “什么?姐,你是不是疯了?”小姑娘气得跺脚。 其他人面面相觑,仿佛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们嘲讽归嘲讽,顶多心里高兴姜怡彤失去了嫁入豪门从而身份地位远远凌驾于他们之上的机会,但并不认为姜怡彤还会愿意嫁给这个废物。 就连杨铭啸也是讶异地看了过去。 “我说,我嫁!”颤抖着说出这话,姜怡彤就绝望地闭上了好看的双眼,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 晚上,昏睡中的杨铭啸睁开了双眼,这里是病房,周围无人。 他苦笑一声,姜怡彤能够将他送来医院已经是不错了,不能指望她留在病房守夜,毕竟两人并无感情。 “杨先生。”这时房门被轻轻打开,走进来一个黑衣人,恭敬说道。 “来了。”杨铭啸没有起身,眼睛直勾勾望着天花板,似乎知道来人是谁,身体已经感觉不到明显的疼痛。 “杨先生,老太太不方面露面,托我带了药来,刚才您睡着的时候,我做主帮您上了药,剩下的都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另外,李哥命我带来一个卡包,我也给您放在抽屉里了。”黑夜中,黑衣人望了杨铭啸一眼,神色敬畏说道。 “嗯。”杨铭啸轻应一声,有了这药,半个月左右应该能康复,而且不会留下后遗症。 “杨先生,我不理解,您为什么……”黑衣人欲言又止,眼前这个坐在病床上的年轻人,明明拥有自保的实力,即便家族不接纳,大可出来自立门户,又何苦演这么一出苦肉计? “李三金带什么话了吗?”杨铭啸没有回答,而是淡淡说道。 “李哥说,兄弟们都在,都在等着您……杀回京城的那一天!”说这话的时候,黑衣人也不免心潮澎湃,无比激动。 听了这话,杨铭啸的眸子中闪过了些许寒意,似对黑衣人,也似自言自语,冷然说道: “从小到大,爷爷的眼中就只有我那个弟弟,无论我怎么讨好他,他都无动于衷,我就像是个小丑,在他面前耍遍了十八般武艺,换来的却是一次次冷眼责骂。 即使是我为家族出面平事时被人一枪打进胸口命悬一线,他也不曾去病房看过我一眼。 但不管怎么说,杨家对我都有着养育之恩,如今我以双腿偿还,再次相见,不是路人,便是仇人。 不出一年半载,杨家那帮人,必定会跪着来求我。” 黑衣人虎躯一震,似乎明白了什么,躬身退出病房。 接下来的半个月,姜怡彤每天准时送饭过来,不过每次放下饭就坐在窗边看书,等杨铭啸吃完,她则收拾餐盒离开,从没主动和杨铭啸说过半句话。 至于姜怡彤的父亲和妹妹,连影子都没见到,倒是那老实善良的母亲来探望过一次。 这天,姜怡彤带着妹妹姜可卿过来给杨铭啸办理出院手续。 见姜怡彤独自在收拾东西,而姜可卿没心没肺坐在一旁玩手机,杨铭啸忙道:“你坐着吧,我来收拾。” 话音才落,姜可卿头也不抬不屑地“嘁”了一声。 “你虽然比医生预料的好得快,但还没完全康复,我来就行了。”姜怡彤冷冷说着,又指了下床尾的袋子,“我给你买了几套衣服,你自己找套换上吧。” “谢谢。”杨铭啸不再坚持,拎着袋子进了卫生间。 杨铭啸没什么东西,就户口本身份证和几张已经被冻结的银行卡,当然还有李三金托人带来的卡包,突然一只手伸过来将卡包从姜怡彤的手里夺了过去。 “你干嘛?不要随便动别人的东西,不礼貌。” 姜怡彤就要抢,却见姜可卿躲到一边。 “这残废打你的主意,虽然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同意,但我总得看看他有几斤几两的家底吧?” 说着,姜可卿就打开了卡包,其中有张黑镶金的银行卡引起了她的注意。 “姐,这是什么卡?这金子看着好像是真的耶?”说归说,姜可卿心里并不相信那是真金。 这时刚好杨铭啸从卫生间出来,姜可卿摇晃着手中的黑卡,用颇为傲慢的语气问道:“瘸子,这是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一张银行卡而已。”杨铭啸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见姜可卿依旧好奇心旺盛,便解释道: “花蕊黑卡,算是黑卡界的王牌吧,它可以让你享受世界一流的礼遇,比如7*24小时为所欲为的礼宾服务,酒店、飞机免费升舱,购物咨询,可以说只要是合法的事,无论你在世界上的哪个角落,他们都能在第一时间为你提供服务。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张卡不限额度,就算你想刷架波音738都可以,你要喜欢的话就送给你好了。”
第二章
“哇,真的送给我吗?” “你是姜怡彤的妹妹,你想要,我没有理由拒绝。” 前一秒还两眼放光的姜可卿变脸似的流露出一脸厌恶和不屑:“死瘸子,你不吹牛会死?” 姜怡彤一声不吭,美目细细打量着杨铭啸,白里透红的肤色比起她都不遑多让,眼睛大而长,标准的凤眸,鼻梁高挺,气质沉稳,走到哪都算十足的大帅哥一枚。 可是她的表情却有些不悦,这张银行卡确实很漂亮,上面的金子还是真的,但花蕊黑卡她听说过,那是真正有钱有势的人才能拥有的卡,象征着崇高的身份地位。 她冷冷说道:“头发擦干跟我走。” 杨铭啸不在意一笑,知道她们不相信,不过他也没有解释的想法。 其实有一点他没说,李三金给的这张卡可是内部定制版,它代表着花蕊股东的身份,举个例子,假如持卡人在国外被恐怖分子抓了,公司便会利用特殊渠道把人从恐怖分子手中捞出来,能量之大可想而知。 跟着姜怡彤姐妹离开医院,当车子在民政局门口停下时,杨铭啸的脸上不免浮上疑惑的神色。 倒是姜可卿率先反应过来,瞪大眼睛说道:“姐,你不会真要跟这瘸子结婚吧?” “我为什么不能跟他结婚?”姜怡彤反问。 “他一穷二白不说,还是个残废啊,医生都说了,他的腿可能一辈子都好不了,难道你想跟一个残废过日子吗?你不嫌丢脸我都嫌丢脸!”姜可卿气愤道。 “这是我的事,用不着你管,你要觉得丢脸,大可不认我这个姐。”姜怡彤咬咬牙,对杨铭啸说道,“进去领证。” 杨铭啸呆愣当场。 “怎么,你不乐意吗?还是你觉得我配不上你?”姜怡彤拧起好看的眉头。 “那倒不是。”杨铭啸的嘴角噙着些许苦涩,“你真的要跟我结婚吗?你要想清楚,结婚可是人生大事,其实你如果拒绝也没什么的,我可以理解,何况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也算仁至义尽。” “能不装吗?你巴巴地趴在我们家大门口,不就是为了跟我结婚?”姜怡彤冷声嘲讽道。 “我……”杨铭啸不知该怎么解释,说自己是被家族的人打断双腿扔在那里的吗? 即便说了,恐怕姜怡彤也不会相信吧,哪有那么冷血的家人? 不入豪门,不知豪门多薄情。 “我已经决定了,不过我只是完成我爷爷的遗愿而已,你不要想多了。”说着,姜怡彤毅然决然走进民政局,苍凉的背影像是上了战场的士兵。 杨铭啸沉默良久,拿着户口本一瘸一拐跟了进去,气得姜可卿跺跺脚转身跑开了,似乎不愿意承认杨铭啸这个姐夫。 从民政局出来,看着手里的红本本,杨铭啸不免有些恍惚,就这样结婚了吗? 他转头悄悄看向姜怡彤,发现她眼神哀伤,甚至拿着红本本的手在轻轻颤抖。 姜怡彤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的婚姻,她的白马王子有多么的优秀,她的白马王子有多么的爱她,她和她的白马王子如何步上婚姻的殿堂,如何受人羡慕。 却没想到,她会嫁给一个残废,而且,没有婚礼,就这么简单,甚至荒唐,荒唐得不真实。 “怡彤,你怎么会在这里,真巧啊。”这时一个穿着休闲西装的高瘦男子从宝马车上走了下来,笑容满面,看向姜怡彤的眼中深藏着贪婪的爱意。 可当他眼角余光瞥见姜怡彤和杨铭啸手里的红本本时,顿时脸色剧变。 “这是怎么回事?你朋友的结婚证?”阮文超质问道。 姜怡彤没搭理他,绕过此人,直接向自己的车子走去。 “姜怡彤,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阮文超沉声道。 “我为什么要跟你解释?你是我什么人?”姜怡彤厌恶回了一句,便上了车。 杨铭啸面无表情,早前他就让人调查过姜怡彤,知道姜怡彤被誉为莞城第一美人,追求者上至官商子弟,下至公司白领,多如牛毛。 此时他看都没看阮文超一眼,不过在他打算上副驾驶的时候,手里的红本本却被阮文超一把夺了过去。 “你是什么人?你这个瘸子有什么资格娶怡彤为妻?”阮文超翻开一看,肺都快气炸了,红本本直接砸在地上,还狠狠跺了两脚。 杨铭啸那双古井无波的凤眸微微一凝,他不愿跟阮文超计较,但并不代表阮文超就可以骑在他头上拉屎拉尿。 “阮文超你干什么?你再这样我报警了!”姜怡彤怒斥一声,随后看向杨铭啸,冷冷说道:“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 “走。”杨铭啸深吸口气,点了点头,弯腰拾起红本本,拍了拍上面的鞋印,上了副驾驶。 一路无言,直到车子停下,要见老丈人和丈母娘了吗? 看着姜怡彤高挑婀娜的背影,杨铭啸嘴角扬起一抹温馨的笑意,他的步伐较慢,姜怡彤率先回到家,很快家里隐约传出男人的破口大骂声。 啪! 杨铭啸才走到门口就被狠狠甩了一耳光,就见老丈人姜春晖指着门外厉声骂道:“给我滚出去,有多远滚多远,你这个一穷二白的残废,有什么资格娶我女儿?” 似乎感觉不解气,姜春晖又对着杨铭啸的腿狠狠踹了一脚,原本伤势就没痊愈,这会吃痛之下,杨铭啸不由得踉跄着一屁股坐在地上。 “就是,也不照镜子瞧瞧自己什么德行,我姐可是莞城第一美女,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不管,但你吃到我们家头上,就不行!”姜可卿往地上啐了一口骂道。 她不止一次跟朋友吹嘘她爷爷给她姐姐找了个豪门大少,现在倒好,姜怡彤嫁给杨铭啸,以后她哪有脸见那帮朋友? “怡彤,带他去离婚,马上,立刻!”姜春晖铁青着脸吼道。 “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姜怡彤忙跑上去,扶起杨铭啸。 杨铭啸暗暗攥紧拳头,当扫到姜怡彤充满歉意的眼神时,不由松开,摇摇头表示无碍。 他可以对姜春晖还以颜色,但那样一来肯定会伤了姜怡彤的心,姜家那帮人的嘴脸他是见识过的,与姜怡彤即将承受的唾沫浪潮相比,自己挨几下拳脚又算得了什么呢? “爸,爷爷生前那么疼我,我是不可能和他离婚的,除非他背叛我!”姜怡彤目视姜春晖,倔强说道。 “你……” 姜春晖气得冲上来,又要对杨铭啸拳打脚踢,丈母娘苏香兰见状急忙把姜春晖往里拉,最后朝着姜怡彤使了个眼色,关上房门。 “我们去医院。”姜怡彤担忧说道,她心地善良,即便医生说杨铭啸双腿痊愈的概率很低,但并非不可能,她不愿杨铭啸的健康连最后一丝希望都被剥夺。 “真不用,没事。”杨铭啸摇摇头,忍着剧痛蹲在墙角,摸出香烟放进嘴里,突然想起姜怡彤在旁边,便没点燃。 姜怡彤咬着嘴唇,强行控制着泪水不掉落,原本安逸的家,因为这场婚姻变得不再平静,但她不怪杨铭啸,这是她的命。 许久她抬手抹抹湿润的眼睛说道:“不管如何,既然结婚了,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你也争气点,不要给人笑话。” “好。”杨铭啸点头。 “我爸脾气不好,我妹从小娇生惯养,有些任性,我代他们向你道歉。” “他们也是为你好,可以理解。”杨铭啸昂首,满不在乎一笑。 姜怡彤皱了皱眉,心头浮起一股淡淡的失落感,她感觉杨铭啸缺少了一股子男人气概。 似乎看出她的想法,杨铭啸轻笑了笑说道:“你一声嫁,赌上了你的一生,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包容你的家人?” 姜怡彤内心一颤,脱口而出:“我会输吗?” “不会。”杨铭啸断然道。 五分钟后,一家五口坐在客厅沙发,做出退步的姜春晖沉声说道:“我女儿的条件不用我多说,你想娶她可以,答应我的要求,否则你就滚出这个家。” “你说。”杨铭啸说道。 “我也不为难你,彩礼钱就不要了,但房子车子婚礼……” “爸!” 在姜怡彤看来这分明就是故意为难杨铭啸,说的好听,可知道人家没钱还要房车? 而姜春晖也的确是抱着让杨铭啸知难而退的心思,不过姜怡彤刚开口,就被杨铭啸阻止。 “你说。” “一套位于城中心不低于百平方米的房子。” “可以。” “一辆不低于三十万的车子。” “可以。” “一个风风光光,受世人瞩目的婚礼。” “可以。” 杨铭啸干脆利落的回答,让得姜家人目瞪口呆。
第三章
客厅安静下来。 还是苏香兰率先打破诡异的氛围,当起老好人笑道:"这个先不急,等杨铭啸的伤好了再说。杨铭啸,这段时间你先好好养伤,现在医学发达,不怕治不好。" "好的,妈。"杨铭啸应道。 "妈,你给他时间,他也拿不出那么多的聘礼啊。"姜可卿撇嘴不屑道,"我看过他的包裹了,除了一堆装模作样的垃圾卡,一分钱都没有,吃住还得靠我们。" 苏香兰断定杨铭啸拿不出房车,这才借口先给杨铭啸养伤,反正能托就托吧,这会被姜可卿当面点出,难免有些尴尬,苏香兰只得笑笑,不知道说什么了。 "给你两个月养伤的时间,两个月后,我要看见聘礼,否则你们就去离婚。"姜春晖拍板道,在这个家他是说一不二的。 "你跟我进来。"姜怡彤拉了拉杨铭啸的胳膊,转身走进卧室。 见杨铭啸跟了进去,苏香兰叹息道:"春晖,不要太为难杨铭啸了,再怎么说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我可没有承认他这个女婿。"姜春晖冷声道。 "我也不承认。"姜可卿咬咬牙,"妈,到时候你可别心软,那小子要拿不出聘礼,必须让我姐跟他离婚。" "你妈心软也没用,我说了算。早知道这样,我就让怡彤嫁给阮文超了,没这么多破事,希望阮文超不要嫌弃怡彤离过婚才好。"姜春晖说道。 "就是,阮文超多好,高大帅气,家里还有钱,如果姐嫁给他,我们两家就是强强联合,我也能跟着沾光呢。"姜可卿后悔极了,似乎结婚的不是姜怡彤而是她。 "唉,春晖,我倒是觉得杨铭啸挺好的,女儿嫁人,对象不一定要多富有,关键还是人品,老爷子多精明的人,他挑选的女婿,人品我信得过。"苏香兰劝道。 "人品好有什么用?为柴米油盐苦死累活出门还要受人闲言碎语的时候,人品能用作反击的武器吗?我不管,反正我已经给那小子机会了,他要是拿不出聘礼就给我滚蛋。"姜春晖冷笑道。 苏香兰暗叹一声,干脆不再和丈夫争辩,起身去做饭了。 至于杨铭啸承诺的聘礼,她是不抱希望,但也没觉得杨铭啸浮夸,年轻人要面子正常。 而这时,姜春晖接了个电话。 坐在宝马车上的阮文超挂断电话后,心中怒气渐消,嗤笑道:"我还以为是哪路神仙,原来是只瘸了腿的癞蛤蟆,看我不玩死你。" 接着,他编辑了一条消息发在微信群里,最后发了条语音:"把消息给我扩散出去,两个小时内,我要那只瘸了腿的癞蛤蟆在莞城出名,另外,给姜春耀知会一声,我想他会知道怎么做。" 姜春耀是姜春晖的大哥,如今姜氏集团的董事长,在姜家宗族中也担任着族长的职务。 姜春晖胳膊肘往外拐的时候,恐怕也没想到阮文超会在背后摆他一道。 "你这么大的人了说话不经脑子的吗?到时候你拿不出聘礼怎么办?"卧室里,姜怡彤恨铁不成钢说道。 "我既然敢承诺,自然就拿得出,你不用担心。"杨铭啸笑道。 "好,我承认你的自信,那么,我是说万一,万一你拿不出怎么办?你会答应离婚吗?"姜怡彤说道。 "会。"杨铭啸点头。 他知道姜怡彤的心思,无非就是要找个正当的理由心安理得离婚。 他也知道,这场婚姻,姜怡彤既是为了完成爷爷的遗愿,也是因为同情他,在给他机会。 可当姜怡彤抱有离婚的念头时,他还是不免感到些许苦涩。 姜怡彤如释重负,出门的时候,脚步顿了一下,说了句令杨铭啸错愕的话。 "我从来都不喜欢做二次选择,穷没什么,即便你的腿一辈子好不了,我也可以养你。聘礼什么的我都可以不要,我相信爷爷的眼光,假如你想好好跟我过日子,就找个机会低头,跟爸坦白,不管他什么态度,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 原来,她还是觉得自己吹牛?做人不务实? 杨铭啸愕然之后,嘴角便是扬起一抹异样的笑意:"你不会有二次选择的机会。" 此刻的他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强大的自信。 他多年布局,更是以双腿粉碎性骨折为代价,所以,自信是他最不缺的一样东西。 收拾心情后,他主动去厨房帮忙。 "杨铭啸,你会做饭?"苏香兰诧异道。 "妈,我应该能够给你惊喜的。"杨铭啸一笑,扫了眼灶台上的食材,开始调制配料。 "哎呀,不用不用,你去看电视,大男人做什么饭,再说你伤还没好全,要多休息。"苏香兰忙道。 她以为杨铭啸在这个家受委屈,想通过讨好她来获得大家的认可,并不相信杨铭啸能做出什么好吃的菜来。 "没事的,医生说我现在在康复期,需要适当运动。"杨铭啸笑道。 "那好吧。"苏香兰不再坚持,犹豫了下又道,"你爸那人就那样,脾气臭,你别放在心上。" "我能理解。"杨铭啸点头道。 姜家人老老少少的资料老早就出现在他的办公桌上,姜春晖可不只是脾气臭,更是眼高于顶,然而本事却没多少。 可以说整个姜家人都差不多一个类型,甚至年轻一辈中好逸恶劳的不少,可谓是蛇鼠一窝。 姜怡彤是个例外,算是继承了她妈妈苏香兰的善良务实。 当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端上桌,苏香兰高兴得合不拢嘴,赞赏道:"你们看,这些菜都是杨铭啸做的,太厉害了,现在这个社会啊,能做得一手好菜的男人不多了,以后我们家怡彤有口福啦。" "能做菜算什么本事?男人要能赚钱能在外面威风八面才有用。"姜春晖哼了一声,劈头盖脸一顿训斥。 "就是,会做菜的男人一般都是吃软饭的,以后我随便嫁个男人都比你强百倍。"姜可卿附和道。 两人说归说,那张嘴却是片刻不停,对着一桌子饭菜风卷残云。 姜怡彤也吃得津津有味,期间还说了句不错。 当这顿饭接近尾声,姜春晖的手机响起,就见他面色大变。 "大哥,凭什么调我们走?"姜春晖不甘道。 "凭什么?怡彤连订婚仪式都不举行,一声不响嫁给一个孤儿残废,外面风言风语都传遍了,你让我姜家的脸面往哪儿搁?我已经决定了,今天开始,你和怡彤去六象酒厂上班,我已经跟那边交代过了。" "大哥……" "不用再说了,别怪我没提醒你,酒厂是集团的战略产业,一旦经营不好倒闭了,那你们就是集团的罪人,以后就别想在集团谋个一官半职了。" 手机声音不小,这番话饭桌上的几人都听见了,顿时心头咯蹬一声。 早年六象酒厂的业绩还可以,但最近几年直线下滑,如今已是处于亏损状态,是姜氏集团中最不景气的产业。 姜怡彤和姜春晖被调去六象酒厂,等同于是被发配边疆。 而酒厂明明就是集团的边缘产业,董事会上老早就讨论过是否转出手酒厂的事,现在姜春耀冠冕堂皇说什么酒厂是集团的战略产业,摆明了就是想趁此机会把姜春晖一家从董事会踢出去,实在是厚颜无耻。 "看看,这都是你干的好事!" 电话被挂,姜春晖知道事情没有挽回的可能,一气之下把筷子砸在餐桌上,眼睛怒瞪着姜怡彤。 在集团总部上班,他每年都可以捞个百八十万油水,这下被调去那破酒厂,别说油水捞不着,连基本收入都要大打折扣,他怎能不窝火? "爸,我不知道会这样,对不起。"姜怡彤低下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但她没有怪杨铭啸,心中暗怒那帮亲戚太冷血无情。 "怡彤,既然他们把酒厂给你们,那你们就收下好了,不过得事先和他们说明,一旦酒厂做起来了,收益不计入集团,可以签一份酒厂独立合约。"杨铭啸轻声提醒道。 "饭桌上轮不到你这个瘸子插嘴。"姜春晖冷冷说道。 "你不知道,那酒厂已经是濒临倒闭了,根本没有重新站起来的可能。"姜怡彤无奈摇头。 "事在人为。"杨铭啸夹了口菜放进嘴里,轻声说道。 "快闭上你的狗嘴吧,还事在人为,靠你这个瘸子吗?"姜可卿也是生气极了,大手大脚花钱惯了,要是姜怡彤和姜春晖被调去酒厂,以后的日子她想想就昏天暗地。 杨铭啸笑而不语。 "操,傻逼爱装逼,你把我们家害惨了知不知道!"姜可卿带着哭腔骂道。 "我给大伯打电话。"突然姜怡彤说了一句,便拿起手机,内容和杨铭啸说的一模一样,让得姜春晖和姜可卿变了脸色。 "爸,你想想,这事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不如就按杨铭啸说的做,实在不行我们把酒厂变现,自己出来做点小买卖,也好比到头来一分钱都拿不到就被踢出公司好。"姜怡彤破罐子破摔说道。 这话没有反驳的理由,姜春晖也只能接受,不过他心里头窝火得一笔,看向杨铭啸的眼神愈发阴沉和厌恶。 "害人精!"姜春晖骂了一声,连饭也不吃了。 要不是他承诺过给杨铭啸两个月时间,不想出尔反尔自己打自己的脸,他现在就让姜怡彤和杨铭啸去离婚了。 "我也不吃了,看见这人就烦!"姜可卿也赌气扔下碗筷走了。 姜怡彤咬着嘴唇,眼泪水都快掉下来了,她没想到自己的一意孤行会害了这个家。 "放心吧,没事的,好好吃饭,我出去一趟。"杨铭啸抽了张纸巾擦嘴,起身离开。
以防后续精彩内容丢失 【手机微信扫一扫】 继续读全篇~高潮不断
阅读   100000+      68932
精选留言
赵天
关注公众号后,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免费阅读,很方便!
10小时前
马上有钱
真的太好看了,跌宕起伏,有意思!
6小时前
我爱一条柴
推荐大家一定一定一定要看完,后面剧情超级超级好看
12小时前
灵芝
关注公众号了,有阅读记录看起来很方便,我已经看到500多章了,越看越好看
3小时前
仰面注目夕阳
看完了,同类型小说里面最精彩的一部,没有之一,极力推荐
26分钟前
孙不笑
非常有意思,剧情扣人心弦,比看电视剧好看多了
13小时前
地有三江水
不错不错,先关注公众号,有空把整篇看完
11小时前
露易湿衫-
已关注,公众号里面还有很多其他小说都挺不错,估计接下来半年都有的看了~
18小时前
岁末圣诞树-
我一直认为看小说比看电影更精彩,这部确实不错
19小时前
莫非离别-
我之前都不怎么看小说的,完全被吸引住了
35小时前